大家都眼红巨额利润而来,但入场后却发现,在这个靠规模效应取胜、客户粘性不强的市场,最终的获胜者将可能是大巨头。

CDN血腥价格战,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网宿科技以及企业倒闭潮

沉默两秒钟之后,云熵科技CEO肖志明终于无奈地承认,两年前选择进入CDN行业创业,“不是一个好时机”。

2015年12月,云熵科技获得1000万美元A轮融资,宣布入场CDN.对大部分人来说,“CDN”或许显得陌生,但它却与我们日常的网络生活密不可分。它提供“一种网络加速服务”,让身处不同地方的人们都能快速访问各种网页。

一直以来,它隐身在飞速发展的互联网幕后,“高速增长,低调赚钱”。“很多销售做了CDN这个行业后,别的行业就都瞧不上了。因为一个客户签进来,每年就有上千万元的营收。”一位从业者对AI财经社说。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院数据,在2010年至2015年期间,CDN业的市场规模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2%,相较而言,同期热热闹闹的手机市场,年复合增长率才8.8%.对于当年入场CDN的肖志明来说,也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巨大市场的一个潜在商机。肖志明认为,传统CDN行业价格过高,而云熵科技通过“去中心化技术”,收集路由器、机顶盒、手机等智能设备的闲置带宽,转而为企业客户提供CDN服务,可以将成本降至传统模式下的1/10.“这个价格对小客户来说极具诱惑力,也就意味着巨大的市场”。

然而,肖志明未能料到的是,就在他进入这个行业的同时,阿里云、腾讯云等云计算巨头也相继入场,并打起了价格战。在肖志明看来,这场价格战与轰轰烈烈的百团大战、共享单车大战无异——巨头烧钱抢市场,大批缺乏资本输血的创业公司难逃关门倒闭的命运。

暴利时代终结

最先感受到行业血雨腥风的,或许是传统CDN巨头网宿科技。这家企业曾是A股一哥,自2013年至2016年中,在不到四年间股价翻了18倍。几年前,在网宿举办的一场年底答谢会上,一位网宿员工不无骄傲地对周边的人介绍,虽然公司股价当时已涨到近百元一股,“但还可以买,肯定还会涨”。

网宿在CDN业内深耕十余年,占有40%以上的市场份额,是市场的第一玩家。

12年前,面对IDC(服务器托管)业务的增长天花板,网宿决定进入CDN行业。当时这个行业几乎只有一个玩家——蓝汛,占据着90%以上的市场份额。网宿最初的策略十分简单粗暴——以不到蓝汛一半的价格为客户提供加速服务。在获得最初客户群后,网宿不断加大研发投入,逐渐提供高性价比服务。此后,网宿的营收与市场份额双双增长,并在2013年超越蓝汛,成为CDN市场份额第一的企业,并持续至今。

可以说,网宿充分享受到了中国互联网行业高速发展带来的红利。在2010年至2015年这段时间内,网宿科技的营收增长率几乎每年都超过50%,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则达到80%.账面上源源不断的利润增长传导至资本市场,令网宿的股价不断高企。

CDN血腥价格战,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网宿科技以及企业倒闭潮2

云供应商快速抢占国内CDN市场 数据来源:方正证劵

但历史似乎总在重演,当年靠价格战打开市场的网宿,如今也被新的竞争对手以同样的手法围剿。

历经百团大战、共享单车大战洗礼,互联网巨头对价格战已驾轻就熟。首先是阿里云在2015年宣布旗下“极速CDN”产品降价,降价后价格仅相当于网宿同类产品的三分之一;随后腾讯云加入战局,宣布CDN服务最高下调25%;此后金山云、百度云、迅雷等厂商纷纷跟进降价,CDN行业开启一轮又一轮的降价潮。据AI财经社了解,目前一些供应商给企业的CDN价格都已低于10元/M的成本线。

2015年初,一家云计算企业找到某公司CDN采购负责人陈辰,推荐其采用新上线的CDN服务。当时,陈辰所在公司业务不断扩展,对CDN需求旺盛,成本支出也越来越高。“我们考虑到,主机、存储、数据库等业务已经都在云上,使用云厂商提供的CDN服务,相当于走内网,能够显著降低成本。” 陈辰告诉AI财经社。于是,在测试过服务质量后,他们最终决定采购云厂商的CDN服务。

在过去两年,尽管网宿仍占陈辰所在公司CDN服务的大头,但份额已降至六成,另外四成被两家云厂商瓜分。陈辰透露,自CDN价格战以来,其采购的服务单价已下降50%.“未来还会加大采购云厂商的CDN服务。”他说。

云厂商的入侵,引发了“CDN之王”网宿的强烈反弹。半年前,面对愈演愈烈的价格战,网宿科技助理总裁李东曾对AI财经社表示:“2B行业与2C行业本质上是不同的,CDN属于2B业务,互联网用2C业务烧钱占市场的模式(在2B市场)不可持续。”

11月22日,阿里云宣布CDN价格再次下调25%,李东对AI财经社回应称,云计算和CDN频繁降价,会拉长云计算企业自身的盈利预期,因此并不理解云计算企业频繁降价的行为。而网宿会持续在质量、服务和技术创新上花功夫。

CDN血腥价格战,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网宿科技以及企业倒闭潮3

2017年云栖大会 广东分会上,阿里云宣布CDN降价。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位网宿的销售人员也向AI财经社说,“小客户更重视价格,尤其在创业初期的企业,对CDN服务质量要求不高,会选择云厂商。”但他认为,在业内网宿提供的服务质量“仍是最好的”,这对成熟客户具有吸引力。

但与传统CDN厂商相比,云厂商进入CDN市场却有自己明显的战略考量。CDN属于典型的资源型生意,技术门槛相对不高,客户对服务商依赖性不强,因此,可以迅速靠价格做大用户体量及营收。以阿里云为例,阿里云视频云总经理朱照远介绍,自2014年对外提供商用CDN服务以来,到今年10月,其用户量已突破24万。

而云厂商提供云主机、云存储、大数据、AI等“一条龙”生态系统服务,CDN只是上百种云服务之一,这令云服务企业可以在CDN这个单点业务上微利甚至不盈利。

腾讯云CDN产品负责人告诉AI财经社,腾讯云不会单纯追求在CDN业务上一定要盈利,而会考虑综合结果。2017年3月份,腾讯云曾以0.01元中标厦门市政务外网云服务项目引发行业震动,而同期参与投标的其他几家公司给出的招标价在170万元至309万元不等。

“我倾向于将CDN与整个云业务结合起来。云厂商有云的各种能力,包括存储、AI等,有更多新的技术突破点可以赋能到CDN上,所以不单纯是CDN价格战的问题,而是整个云计算发展战略的问题。”该负责人说,腾讯云会将CDN作为云计算的基础支撑,在其上再生长出其他增值服务。未来价格会更多体现在增值服务上,如即将推出的CDN+高效图片视频处理能力的整体方案。

上周,阿里云宣布CDN新一轮降价行动,整体降幅为25%.阿里云称,作为互联网基础服务,更低价的CDN直接降低了互联网创业门槛,推动了包括音视频、直播等行业的“风口爆发”。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显示,近半数的网络使用者,都曾看过体育直播、真人聊天秀直播、游戏直播和演唱会直播。这与CDN的普惠有着直接关联。

云厂商的猛烈进攻,对网宿造成的压力已显而易见。尽管网宿市场份额仍维持在40%以上,但其毛利率已自2015年底巅峰时期的47%降至35%左右。2017年三季财报显示,网宿净利润同比增速已经连续3个季度为负,前三个季度净利润同比减少近40%.与此同时,股价也在资本市场节节败退,自2016年8月的高点至今已跌去六成。

“网宿已经比较被动,现在还无法确定利润率会下滑到什么水平,一切都要等新的平衡态出现。” 一位调研了网宿的分析师说。

创业公司失血

在这场大战中,被挑战的不仅是市场上的传统玩家,刚入场的创业企业甚至已面临生死困境。

“除了低价还是低价。”谈及价格战,一位CDN创业公司VP愤愤不平。

2015年,几乎与云厂商同时,大批创业公司及风投资本蜂拥进入CDN行业——云熵科技在2015年末拿到1000万美元融资,七牛云在2016年1月初拿到1亿美元D轮融资。青云、又拍云、视界云等也在相近时间内完成从数千万元到数亿元的融资。

一家已拿到工信部CDN牌照的创业公司CEO王洋将这股纷纷入场CDN的热潮归结为,“大家都眼红网宿的高利润率”。

“当时的融资环境比现在要好得多。”王洋回忆,这与当时二级市场上云计算概念较热相关。“国内人民币基金跟二级市场紧密挂钩,二级市场热什么就会传导至一级市场。很多投资人是因为在二级市场赚到钱后,才作为LP(有限合伙人),出现在创投基金中的。”在王洋看来,CDN这个行业偏技术服务,懂这行的投资人本就不多,更多的投资人仅是在跟随热点。

CDN血腥价格战,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网宿科技以及企业倒闭潮4

在CDN市场,刚入场的创业企业已面临生死困境。图片来源于网络

CDN行业是重资金、重规模的生意。厂商需要从运营商处采购带宽,部署加速节点,再出售给客户。只有业务量达到足够规模,从运营商处采购带宽才有议价权;而客户足够多,节点复用率提高,才能降低部署节点的成本。

业内普遍认为,“2T”带宽规模是生死线。当业务量跨过这个规模后,企业理论上才能实现盈利。为了跨过这条生死线,创业公司在初期不得不加入烧钱抢市场的混战中。

“过去两年,有七八家CDN创业公司来找我推销服务,他们开出的价格甚至比云厂商还要低。” 陈辰告诉AI财经社。但在综合考虑节点数、访问速度、价格后,陈辰最终没有采购这类CDN创业公司的服务,“价格是低,但性价比一般”。

在目前形势下,由于集体压价,即使幸运地跨过这条生死线,创业公司也难以实现盈利。“现在整个行业普遍是亏损状态。我知道很多公司毛利都是倒挂的。”又拍云CEO刘亮为对AI财经社说。

“对价格战有预期,但没想到会疯狂到低于成本,这是不可想象的。因为CDN是玩量级的事情,上T的带宽,一年仅带宽成本就几个亿,意味着每个月要烧掉很多钱。”视界云资源采购中心总监孙嘉说。

大量CDN公司倒掉,已成为行业里公开的秘密。“CDN行业不那么性感后,投资人的钱不再进场。钱烧光了不就倒闭了?”王洋告诉AI财经社,“很多CDN公司撑不住价格战,都不想接新单子,接单就亏。他们现在都想把已经购买的流量都甩出去,1T带宽一个月会亏几百万,谁愿意干?”

业内普遍的共识是,靠烧钱打价格战无法持续,但究竟何时价格战会企稳,还不明确,这取决于云计算巨头的价格策略。很多CDN创业公司认为,云厂商也需要盈利,不可能在CDN业务上持续亏损,现在亏本卖是为了“烧死竞争对手”。

王洋对云厂商的动向异常敏感。他告诉AI财经社,从某投资人处得到消息,说“腾讯云近期不会再打价格战”。这对王洋所在的公司是个好消息,他认为公司会挺过难关。

目前还存活的创业CDN公司大多在业务上处于维持或收缩状态,并努力开辟其他能够盈利的业务过冬。“CDN行业比较特殊,一旦开始这块业务,很难说停就停,因为产业链上下游都有资源关系在里面。所以只能说是维持,不扩规模,另外重新开启新的增值业务去维持生存。”王洋说。

刘亮为告诉AI财经社,又拍云已经在做调整,以维护好现有客户为主,在CDN基础上做增值服务,不会盲目参与扩规模,不参与价格战。“公司会围绕CDN产品线,做其他产品与服务上的创新,一方面在成本上进行复用,另一方面想办法扩大营收,以提升整体毛利。”

CDN血腥价格战,被BAT拖垮的A股一哥网宿科技以及企业倒闭潮5

又拍云CEO刘亮为称,在价格战中,维护好现有客户,通过增值服务提升毛利率。

两年前,云熵科技希望通过去中心化技术降低CDN成本,进入2B市场。但现在肖志明觉得,如果2B生意实在不好做,将收集的流量自己消化,转做2C业务也不是不可以。因为,“就算我们有这么好的成本结构,也不一定能赢,因为做的这个东西是巨头必争的地方。”

“如果三四年前进入这个行业就好了。那时候市场玩家不多,阿里跟腾讯还未进来,市场就那三家传统厂商,客户又多,那个时代肯定更好。” 肖志明感慨地说。

(因采访对象要求,部分人物为化名)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17-11-28 18:17:28
市场情报 AWS直连阿里云的秒级开通方法
近年来,“云计算”成为IT的主流,以混合云为代表的多云连接世界已经成为新的需求形态。 <详情>
2017-11-28 10:05:00
市场情报 CDN市场价创新低 蓝汛如何解决成本效率问题
11月22日,阿里云宣布进行产品价格下调,其中,CDN降幅25%,带宽单价最低只需16.2元/Mbps/月,创国内最低价,再度燃起CDN市场的低价竞争。 <详情>
2017-11-24 17:56:17
国内资讯 阿里云再降价 网宿科技称价格战已失效
作为国内第三方商用CDN服务商龙头企业,网宿科技(300017)助理总裁李东认为,目前,CDN领域新的市场格局已经基本确立,单纯降价已经无法动摇市场格局,价格战已然失效。 <详情>
2017-11-24 17:35:54
云资讯 金山云CDN服务范围大扩展 传统CDN厂商寻转型之路
工信部相关部门通过了金山云申请变更CDN业务服务范围的请求,由原来的广东省;上海市;北京市;重庆市四地变更为允许在除了西藏以外的全国所有范围经营。 <详情>
2017-11-24 10:33:53
云资讯 公有云进入下半场,看“三云”混战人工智能
在2017年11月,IDC 发布了 2017 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 IaaS 市场份额调研结果,阿里云扩大至 47.6%、其次腾讯云占9.6%、第三名金山云占6.5%.而中国公有云 IaaS 市场2017 年上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