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8日-10日,第十五届中国IDC产业年度大典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正式召开。作为数据中心云计算产业内知名的盛会以及IDC企业、电信运营­­商、互联网、金融、政府和厂商等产业上下游的高效沟通平台,与会嘉宾包括政府领导,行业专家和企业代表数千人。主论坛下午场上,万国数据高级副总裁王海明为我们做了题为《重新定义IDC——平台型数据中心》的精彩演讲。 

王海明

我是万国数据的王海明。今天演讲主题是“重新定义IDC”,万国数据作为IDC服务中的一员,没办法重新定义,但是可以从我们万国数据的视角来看一看IDC的形态变化。

上午金总介绍这个行业新技术应用、新应用需求、新资源部署,对行业有宏观展望。

首先,看一看20年前老的定义是什么,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听一下。

我本人算是这个行业的老兵,99年、2000年时在第一代互联网公司服务过,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有几个关键词:基架式服务器热销,1U和2U的,那时候有服务器托管业务,把企业的服务器放到专业的IDC里面去,那个是按U位来计价,很少有客户能够租一整个机柜的数据中心的资源,所以1U的空间和2U空间的租金是2倍关系,U数越薄、把服务器做得越薄,越节约IDC的租金。我记得当年第一代在99年末时买了第一代1U的服务器DL360服务器,性价比很贵,从算力来讲,这个服务器很贵,但是从IDC托管成本,它节约的租金可以买好几台,这是20年前IDC规模情况。从网络来讲,那时候主流的配置是“独享10兆”什么意思?这个10兆出口是给这个服务器独用的,“共享百兆”就是你也不知道是跟50个客户还是100个客户共用这个百兆出口。从部署位置来讲,通常建一个主站,建一个镜像站点,更新频率是48小时甚至1周-2周,主站放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镜像站点放在像成都、重庆这些远距离的城市。从数据量来说,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99年末到2000年初,我们当时有用一台500GB的NAS(音译)存储,第一代NAS存储500GB,当时服务商跟我介绍,说这个容量是海量,0.5个T,我问“什么是T”?他们说“T是1000个G”,我说太吓人了!当这个设备运到现场之后,发现数据中心根本运不进去,把500GB的硬盘拆下来,把机头也拆下来,最后从电梯装到机房里,那个机房大概有100个机柜的空间,是当时上海市场最大的4个机房之一,100多个不到200个机柜。从可靠性来讲,经常隔2、3个月接到通知说要断电,然后我们在网络上发通告,说哪天几点几分到几点几分会停止服务,那时候运营商也经常发断网的通告,说几点几分要检修,所以大家要公告一下。这是我们在20年前第一代互联网公司或者第一代企业客户当时说要上网,把一个企业的宣传放到互联网上去,使用的是这样形态的IDC服务。2000年是三大门户互联网网站的时代,2010年的时候随着电商、游戏、各种平台型互联网应用的出现。

万国数据开始建立高可用、高性能的数据中心,最早描绘企业亮点和服务优势时,往往强调的是高可用和高性能。所谓高可用,我们认为数据中心一定是NOstop的运营,不能出现时常检修、停止运行。数据中心建设完毕之后,就像一架飞机飞上天,只能在天上维修而不能降落,比航空公司的要求还要高,所以我们在高可用、高性能的数据中心,从双路的外电,到“N+1”的机组,到2N体系UPS的配电系统,使得我们数据中心用户进来之后永远不会面临需要计划内或者计划外中断的情况。那个时候我们服务的是金融客户,包括一批对可用性要求比较高的互联网客户。那个时候上通常有EDC和IDC之分,IDC是在运营商和最早做网络服务的永不消失提供的服务,EDC是企业级的数据中心为主。从地域分布来讲,主要是给客户提供主备中心或者“两地三中心”的部署。那个时候的带宽已经做到了GB级的,BGP和CDN也是那个时候产生的网络产品。我记得2009年、2010年时,一个6兆瓦的订单是全国行业性的大单。

说起2000年和2010年,2000年时我碰到夏总,我们忙于给客户在办公室里建机房,2010年的时候,鹏博士的波总,2010年6兆瓦的年度大单,他应该印象很深刻。到今天2020年的时候,这10年变化更快,首先,我们已经服务了多个单客户100兆瓦以上的全局性的部署,从一线城市到周边到远程的大体量、大规模数据中心的部署。一个定制数据中心单一项目是7-14兆瓦的容量,基地型数据中心基本都达到数十兆瓦,甚至一两百个兆瓦的体量。

公有云既成为数据中心最大的用户,也成为数据中心面向其他客户提供服务时那个重要的服务资源,所以形态上来讲,公有云、混合云的数据中心占得比例也很高。多元的选址和网络支持,因为互联网应用越来越多元化,从早年一个网站发布一个信息,最多做一个游戏、一个客户端的CS结构的游戏。到现在,大家看电商、看日常生活方方面面,金融、个人数据、影像文件、直播、短视频、长视频,所有现实生活当中有的业务形态,几乎都会在互联网虚拟的世界里面做一个镜像,所以从选址到网络资源支撑也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今天很高兴看到很多运营商的领导参加这个活动,离不开运营商深度合作,主要是用来解决上午部长提到的“数网一体”,才能够使得所有的访问者、所有不同内容分布之间,能够像一张蜘蛛网一样,或者像人的血管拓扑一样,高速的、有效的传递信息。

过去讲一个机柜1万块钱/月还是1.2万/月差别不是特别大,如果客户是100个规模,这个成本不敏感,相对IT投资来讲,这部分的成本差异并不敏感。但是今天我们提到的大量单客户、单个互联网企业,甚至大型的企业级客户,都到100兆瓦这个体量的时候,数据中心的成本占得权重越来越大,所以更加追求极致的TCU的优化。

上面我放了一个万国数据公司的LOGO,但实际上它代表整个行业服务形态,所以跟20年前、跟10年前差异非常大。说重新定义,我没有能力定义整个行业,借用中金公司研究部的一句话,讲他们看好头部第三方IDC服务商平台优势,一线核心资产、全栈式技术方案、头部的云和互联网客户,这三大能力缺一不可。我们也在看怎样做好一个平台型的服务商。花了很多时间忆苦思甜了一下,再简单介绍万国数据是怎样做好一个平台型的服务商。大家对万国数据比较了解,上个月在香港二次挂牌,得到行业投资人的高度认同,也非常感谢,大家有兴趣也可以关注我们公司的股票。

讲到平台型:

首先是资源布局型平台,到目前为止,万国数据在全国自有数据中心超过60个,机房面积超过40万平米,同时,我们在全国的北上广深、成都、重庆,就是“东南西北”经济最发达地区,在一线城市以及周边储备了未来3-5年待开发的数据中心资源。右边虚掉那个图其实是我们的一个客户分布,目前我们服务了所有主流大型云计算的企业,同时也服务了大部分大型互联网、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排名前二十名的基本都在各地提供数据中心服务。在企业客户里,我们金融客户比例比较高,主要是核心金融机构和顶尖的金融企业,金融机构包括像央行体系的、清结算体系的核心机构,包括国外清结算体系的,顶尖 金融企业包括银行、保险、证券公司,以及各行业的头部企业和跨国公司。我们的客户数量并不是行业占优的,但是我们专注于服务每个行业的头部客户,制造业、流通行业、商贸领域、连锁行业等等。

其次,是平台型的网络和云服务。我们具备全国物流资源合理部署的条件下,用跟运营商紧密合作,在过去10年服务大客户的同时,也建立了我们全国组网的平台,使得这个平台当中我们的客户能够便于它的全国部署,包括它就地获取高速的、低延时的、大容量的网络资源。其次,混合云的解决方案,在过去服务了国内所有云厂商的同时,我们也建立了在云计算领域的专业技术团队和业务团队,目前我们为企业级客户提供所有全栈式混合云解决方案。下面有一排证书,大家如果熟悉的话都能看到,我们是每一个大型公有云厂商授权的技术服务商。

第三是平台型的运营管理架构,我们 最早刚刚上市时数据中心的数量是十几个,但到今天有60多个数据中心时,分布在东西西北广袤的区域,我们建立了从全国型运营管控中心,到区域的运营管控中心、到最后的DCU,这三级体系,确保每一个数据中心不管是在一线城市,还是在周边,还是在远距离大型园区,它的运营标准、运营可靠性是保持一致的,同时也优化了运营成本。

这一页是我们平台型的设计与交付能力,前一段时间和合作伙伴交流,说我们同时在建的项目有多少,一家企业是否有能力进行并发式的、大规模的建设?这里面一方面是投入,第二方面是平台型的交付形态。从底层设计库的适配,大家知道,现在不同的互联网大客户以及同一个大客户不同的应用部署对技术中心的规格要求、可靠性要求、功率密度要求、运营要求都是有差异的,我们的适配库目前是完整服务所有大客户之后建立起来的,同时提炼出我们自己设计的方法、交付的方法。供应链平台是交付当中最重的一部分,过去做一个数据中心的外电、2万平米的楼,花几个月时间精打细算去招标、去选择机电设备供应商等等,今天我们需要中央厨房式的、配送式的、分发式的,前提是基于我们的设计和供应链标准化。这里非常感谢这十多年一直跟万国数据紧密合作的供应商合作伙伴,我们未来会建立更标准化、更大规模的集采和交付的方法。平台支持各种技术标准、适配不同的客户要求、少工程高质量、高效随需随建。

最后,平台型的客户服务标准,我们现在很多客户都是多地多点部署在万国数据的数据中心里,我们需要给它提供一致性服务体验、一致性服务流程、标准化的服务内容,使得客户专注到它的业务应用上去,关于每个不同的,地理位置可能不一样,但是我们的服务是标准的。很多同事跟我一样,有的时候住酒店喜欢住同一个品牌的,不管到全世界哪里,我们希望营造的是让客户在不同的SET里面都能够体验到一致的、高标准的服务。

最后,讲了半天平台型,我们万国数据是希望做成一个平台型服务商,今天已经初具雏形,一个平台型服务商对客户能带来什么价值?首先,对于大型云计算厂商来讲,我们多地域、大规模,从贴近企业边缘到海量数据与算力的后台,我们用不同资源适配大客户不同的需要,并且按需交付、按需供应;对于大型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来讲,我们是多应用场景适配,从贴近访问者一线核心,到极致成本的后端大数据部署,我们都有相应的解决方案和资源;对企业客户来讲,我们有效支撑企业客户进行“两地三中心”部署,并且提供全面运营商网络和全面的大厂的公有云资源,并且提供完整的企业级IT服务,这三样东西是一个平台型服务商给到我们的不同类型的客户带来的增量的价值,所以这是我们现在的现状,也是下一步希望能够做得更好的。

说到“重新定义”,“IDC”这三个字很难重新定义,“IDC-互联网数据中心”,但是解读会越来越深入,未来形态会越来越多,行业规模会越来越大,非常感谢大家对万国一直以来的信赖和支持。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20-12-09 17:30:00
国内资讯 【IDCC2020】圆桌对话:重新定义IDC——未来IDC的行业形态畅想
在主论坛下午场,围绕”重新定义IDC——未来IDC的行业形态畅想“这一话题展开了一场精彩的圆桌讨论。中国IDC圈创始人兼CEO黄超主持本次会议,中国民生银行环境设备处处长储 <详情>
2020-12-09 16:15:00
国内资讯 【IDCC2020】圆桌对话:新业态下用户、IDC与资本的共融之道
在主论坛下午场,围绕”新业态下用户、IDC与资本的共融之道“这一话题展开了一场精彩的圆桌讨论。鹏博士大数据华东数据中心总经理杨波主持本次会议,上海数据港股份有限公 <详情>
2020-12-09 15:28:00
运维管理 【IDCC2020】京东数字科技集团资深售前专家厚福佳:机器人在数据中心运维的应用与展望
主论坛下午场上,京东数字科技集团资深售前专家厚福佳为我们分享了《机器人在数据中心运维的应用与展望》内容。 <详情>
2020-12-09 15:12:00
国内资讯 【IDCC2020】美的中央空调研发高级工程师骆名文:数据中心方案选择与产品准备
主论坛下午场上,美的中央空调研发高级工程师骆名文为我们讲解了《数据中心方案选择与产品准备》。 <详情>
2020-12-09 14:36:00
国内资讯 【IDCC2020】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数据中心委员会理事长、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总信息师金和平:加强IDC产业协同共享 打造数字经济发展新基石
主论坛下午场上,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数据中心委员会理事长、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总信息师金和平为我们带来题为《加强IDC产业协同共享 打造数字经济发展新基石》的精彩演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