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中的一批新生代演员,诠释了如何将一部宣传主旋律题材影片拍成了有血有肉的青春故事片。影片中,中国共产党早期“创业者”之一李达对他的爱人在天台上说到当初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签订时,他率领众人抵制日货,可就在点火焚烧的关头,赫然发现他手中的火柴也是由日本制造,愤怒感慨诺大的国家却没有一个“火柴”,是多少令人讽刺的事情。

图片1.png

1921的中国没有自己的“火柴”,100年后全球都在关注并捕捉中国进一步加大科技自主创新步伐的信号。根据《2020年全球创新指数(GII)报告》发布的全球131个经济体的创新能力排名,中国排名近几年迅速攀升,2020年保持在全球创新指数榜单第14名,中国也是今年跻身GII综合排名前30位经济体中唯一的中等收入经济体。此外,从科技集群数量来看,中国仅次于美国,排在世界第2位,已有17个科技集群进入全球科技集群百强。

当1921与2021相遇,“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不仅是这部影片所述说的故事,也是当下中国企业破解全球市场的时代密码。美国《外交学者》网站日前刊发了文章《中国科技公司在走向全球进程中重塑中国形象》,文章指出,中国新一代成熟的创业公司“正通过技术驱动的商业模式寻求成功”。

1952年7月1日,新中国修建的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通车是中国第一条完全由自己设计、自己建造、材料零件全部为国产的铁路。回望百年历史,从自主设计修建实现零的突破到世界最先进水平,从时速35公里到350公里的历史性里程碑。2021年6月30日8时30分,世界最快高铁-复兴号智能动车组G8811次列车准时发车,将中国铁路从高速时代迈入智能时代。

1956年7月13日,新中国第一辆汽车——解放牌载重汽车在长春上线,结束了中国不能制造汽车的历史。1992年,国防科技大学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辆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驾驶汽车,意味着我国自动驾驶真正“上道”。而2021年,在科技强国的号召下,腾讯、百度、蔚来、华为等造车新势力们如雨后春笋般占据了全球市场,中国生产的电动汽车达到450万辆,占全球比重约44%(数据来源: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此外百度导航系统已在160多国使用并超越了美国的GPS系统。

中国建党百年之日,特斯拉CEO马斯克在新华社官方推特下评论,中国取得的经济繁荣令人赞叹,并鼓励大家亲自来中国看看。想想100年前,电影里的毛泽东在法租界想去看法国国庆日活动的热闹,明明是中国人的地方,却不能让百姓自由出入。铁门内是“侵略者”对中国人的不屑,铁门外是“东亚病夫们”在隔栏观瞻。于是,毛泽东在《1921》中的奔跑镜头成为了本片的经典,从南京路到外滩,从少年时代跑到青年时代,毛泽东一路狂奔,穿梭于繁华的夜上海之中。影片中蒙太奇手法穿插着27岁毛泽东在“个人选择的迷茫中”苦苦摸索的10年,也意味着中国青年一代的觉醒开始了。

1958年8月1日,国产计算机103机完成了四条指令的运行,宣告中国人制造的第一部通用数字电子计算机的诞生。2017年5月3日,世界首台光量子计算机在中国诞生。2021年,中国上榜超级计算机的数量已远超其他国家,蝉联世界第一。

1969年10月1日,首都北京开出了新中国第一趟地铁——北京地铁一号线。目前中国的地铁总里程超过5500公里,运营规模位居世界第一。当100年前的革命者们只能用书信邮寄、电报的方式传达使命时,今天,社交应用、智能手机让社会互联,人们彻底改变了消费及生活方式。

1974年,我国科技人员自行设计、研制出了第一代主战坦克——69式坦克,实现了我国主战坦克由仿制到自主研制的转变。如今AI技术、5G、物联网、云技术引发了整个经济社会的变革创新,无数的创业者及科技创新者在自由奔跑。企业上云,通过大数据等数字工具促进社会经济降本提效,云计算大力运用到制造业、工业、交通、金融等多个行业,引领着新时代的组织者源源不断地持续深耕。

1976年,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梓森,在武汉拉出了中国第一根石英光纤,开启了中国光纤数字化通信新时代。而今天, 中国已是全球5G网络规模最大,用户数最多的国家。2021年,产业环境的快速迭代让众多国家想抓住5G发展的机会,中国5G的to B应用已经打破了从0到1的界限,政府、企业也逐渐在各行各业建立了标杆标准。而我们理解的通信新时代将不仅是为消费者带来改变,同时也会为劳动者与千行百业带来巨大的改变。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过去,人们常说“劳动人民用双手创造财富”,作为革命先辈无法想到的可能是,由人民双手创造的技术正努力让人民解放双手。B站UP主大谷利用AI修复技术,让李大钊陈延年等革命创新者露出了微笑,彷佛能与网友们“隔空对话”。

AI作为一个新技术,逐渐走进了千行百业,“技术工人”也致力于用新技术做出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比如敦煌的莫高窟由于人力修复技术有限、环境的破坏导致石窟的壁画经历千余年的沧桑岁月后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但是壁画的种类繁多,需要修复的技术种类也不同,很难有一种方案就能够修复所有壁画。

而AI技术正在打破这个“不可能”,针对不同的壁画种类及病害类型,腾讯通过AI深度学习敦煌壁画危害数据,形成了一整套自动识别并添加图示的算法,以达到对壁画“对症下药”的目的。目前,技术进展在识别壁画残损、颜料脱落上已经有了不错的成效;过去1个10平方米的壁画,需要从前期拍摄到图像处理、导出、CAD绘图整个流程,人工工作量大约需要96小时才能完成,如今通过AI壁画病害识别工具,可以极高地缩短修复时间。此外,基于多媒体实验室的高性能解码引擎,腾讯还提供了沉浸式远程会诊技术,利用4K超清画质,全方位展示洞窟内的景象细节,让不同地域的修复专家可以实时查看勘测文物情况,共同助力敦煌壁画保护与修复。

想起无产阶级革命家何叔衡在《1921》里的自述,“我参加革命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有抬起头,挺直腰杆,我希望能自由地看见我想看的世界。”而这自由的火苗,熊熊燃起了100年。

回望《1921》这部叙写百年前的“青春创业片”, 不禁想感叹一句, “我们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