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周末,中国电子竞技行业终于在主流游戏项目上喜提今年首个世界级最高规格赛事的总决赛冠军,来自《英雄联盟》国内职业联赛(LPL)的EDG战队在第十一赛季(S11)全球总决赛上,与来自韩国赛区的上赛季卫冕冠军Damwon KIA鏖战五局,最终逆转夺冠,捧回了LPL赛区的第三座总冠军奖杯。

《英雄联盟》在国内原本就是玩家基础庞大,商业运作最为成熟,话题热度一直居高不下的竞技型端游一哥,而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全球性质的线下赛事几乎全部停摆,S11能以线下形式举办,就已经能吸引到大量行业内外的关注。更不用说,中国国内对于世界冠军这一荣誉的尊崇,能让主流媒体和宣传口都无法忽视EDG达成的壮举。

电竞能享有今天这种程度的热忱,看似偶然,却也绝非天命如此。围绕着这一整个概念成型的行业,凭借着电子游戏的低参与门槛所坐拥的海量玩家,非电竞行业也借助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关注经济链条,通过市场广告宣发搭上了电竞快车,形成众人共同做大蛋糕分享的壮观景象。

时至今日,已经有很多厂商争先恐后地投身其中,但在大众热度还没出现的时候就押宝电竞的人寥寥无几。敢先于其他人下注豪赌,才有机会赢得最麻——这个道理懂的人很多,但有眼光和勇气这么做的,总归只有那么几个。

  1– 新世纪:电竞概念成型

电竞概念的提出肯定不是近几年才发生的,早在新世纪关口左右,”LAN Party”就已经是游戏线下赛事的雏形,以暴雪的RTS《星际争霸》、id的FPS《雷神之锤》和Valve的《反恐精英》等标志性竞技游戏为代表,在当时的年轻群体中火得一塌糊涂。那时游戏玩家聚会常见的场面是,年轻人们扛着自己的台式机来到一个场所,用交换机和网线组成联机环境,享受游戏的欢乐如同今天的轰趴。

但以行业的眼光高度看,这显然只是小打小闹。进入21世纪后,随着韩国立法做好准备后在2000年正式成立KeSPA确定电子竞技职业化,形成商业模式,然后WCG、ESWC等一系列全球性质游戏大赛举办,一些与游戏行业靠得比较近的实体(如PC硬件厂商)也试水赞助赛事,不过由于当年互联网发展没有今天这种接入普及度,所以这种电竞产业发展留在了韩国国内。

而首先从中嗅到更大利益与机遇的则是游戏开发商。暴雪从2002年《魔兽争霸3》推出后一直维系着自己最大电竞游戏开发商的地位,并且与KeSPA保持了良好的关系,然而随着大众兴趣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力逐渐转向MMORPG,暴雪最终因利益分成问题和无法适应变化的韩国电竞分道扬镳。

在游戏开发商在电竞产业中该扮演什么具体角色的争论下,全球电竞都在以《魔兽世界》为代表的MMORPG热潮中迷失方向。直到2011年Valve为刚纳入麾下不久的《DOTA2》举办了第一届全球邀请赛(TI)——正式确立游戏开发商,而不是第三方在电竞赛事组织上的主导地位,统一了举办方的话语权。

 2 – 电竞资本化的起势

同期,互联网接入真正意义上进入家家户户,立足于互联网的新型态营销,电商都是在那段时期日渐成熟。资本像饥饿的野兽一般通过互联网寻找任何可能渗入各行各业的缝隙,而和互联网娱乐高度重合的电竞自然是重点目标。今天国内的许多老牌战队,都是在这段时间成立,或是得到资本大佬输血才焕发新生的。

国内人最熟悉的例子莫过于王思聪在2011年组建iG电子竞技俱乐部,高调宣布杀入电竞圈。这家俱乐部在2012年便拿下DOTA2第二届全球邀请赛(TI2)冠军,2018年又将英雄联盟第八赛季(S8)全球总决赛冠军收入囊中,十年间稳定处于国内豪门行列。而在俱乐部以外,几年间王思聪从直播、游戏研发、传媒、外设、社群服务、网咖/电竞会所等不同方面布局投资,构建了一套全方位的电竞产业链,最大化发掘电竞概念的商业价值。

不过电竞真正在大众间获得广泛关注,还是得要看向钱——在游戏付费商业模式的进化和资本的进场驱使下,围绕电竞赛事的投入和赛事奖金也水涨船高,在当时最夸张的算是DOTA2第四届全球邀请赛(TI4),总奖金达到惊人的1000多万美元,远超2014年时电竞赛事的平均水平。

而那一届的冠军,恰好又是一支中国战队。自此,电竞在国内的热度随着漫天挥洒的钞票,还有未曾停歇过的撸刀之争(英雄联盟和DOTA2的简称),每年到那么几个时间,总会如同脱缰野马一般席卷整个互联网。

  3 – 电竞概念向移动端渗透

在2010年代的前半,恰逢移动互联网技术变革,3G和4G时代恰巧为互联网拓宽了边界,摆脱网线和键鼠的限制之后,中国互联网整体人口数年间暴增至9位数级别,社交网络移动化,人们的沟通手段和信息获取渠道也逐渐呈现远离垂直网站,向社交平台集中的趋势。由此,带来了新的传播和宣发市场空间。电竞赛事动态的实时传播,也得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加速。

但电竞渗入移动端,还要等到2015年往后,智能手机图形硬件性能足够胜任节奏紧张明快的竞技游戏开始。腾讯的《王者荣耀》在2015年年底正式公测,该游戏长久以来都被视作腾讯在手机端对《英雄联盟》成功的复制尝试,一年之后其职业联赛KPL的设立更是印证了这一点。

而到2017/2018年,吃鸡类游戏的手游化又以《和平精英》最终落地为代表,加上网易的《荒野行动》、《第五人格》,以及《炉石传说》和《影之诗》跨平台卡牌游戏等项目,构成了当下国内移动电竞的轮廓。

同期,LPL进行联盟化改制,大型企业资本介入收购联赛战队,移动端的联赛也统一了步调,拥抱了像微博、快手,京东等这样的巨头,为其中的俱乐部提供了更加稳定的运营和比赛训练条件,更显现出想要培养长期生态的趋势。在这其中,LPL在改制后的效果极为显著,最近四年的四个赛季,为中国赛区拿了三个全球总冠军。

这时再借由已经完全移动化的成熟社交网络对中国夺冠的消息进行传播,放大效应无法同日而语。牵动全社会关注的电竞比赛在大众舆论间沸腾,最后吸引到了政府的关注,提出更多利好电竞的举措,为在国内举办最高规格全球赛事提供便利,同时也塑造城市的主题形象——例如举办了S10和TI9的上海,就曾宣告要把自己打造成电竞之都;而今年,杭州要在亚运会上加入电子竞技子项,所包含的8款游戏里不乏大家熟悉的国民级娱乐项目。

  4 – iQOO的敏锐嗅觉,押宝移动电竞的未来

由于竞技活动本身的特点,参与竞技的双方都不能容忍硬件条件成为比赛表现的瓶颈。自然而然地,电竞就成了硬件产品在自我宣传时表现其性能不妥协的优质标签。2016年起,在PC端,显卡以外的核心硬件都主动向电竞概念靠拢,而外设如显示器和键鼠操作设备等,都开辟了专门的游戏电竞细分市场,为疲软的市场注入新动力。

移动端则因为操作方式变化巨大,同时图形性能发展还在处在高速上升期之前的起步阶段,智能手机对于电竞概念的迎合则要稍微慢一些,最终在2018到2019年间成型,这段时间安卓平台拥有了性能增长较为平缓稳定的旗舰级骁龙芯片,智能机厂商开始推出专攻游戏的机型,甚至干脆成立新品牌主打电竞牌。小米的黑鲨、华硕的ROG Phone,还有iQOO等等都是这段时间出现的。

iQOO品牌虽然在2019年才发售首款产品,但它对生态的运作却在移动电竞概念成型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在KPL设立后不久,iQOO便与其开展了合作,并一直保持到首部机型发售,为的就是出山即拥有“KPL官方比赛用机“身份认证。为了这个名号,iQOO在产品层面围绕性能、操控、散热和网络等方面为《王者荣耀》这样的移动电竞游戏深度定制,让手机在最具压力的环境中也能拥有稳定的顶尖表现,而此类优化往往都是慢工出细活,只能提前准备,凸显前瞻的重要性。

早早下判断押宝移动电竞的iQOO当然也不满足于只提供手机产品,它想要从更多不同的角度,将自己嵌入移动电竞的生态中。2020年,iQOO联手KPL制作了《生而为赢》纪录片讲述,将品牌和赛事的互动延展至深层的情感共鸣和价值认同,巩固自己在生态中的地位。至于同期推出的iQOO 5 ×KPL联名款机型,不过是深耕合作大方向下的常规操作罢了。

iQOO非常清楚,电竞生态的运作基础是对具体项目的投入,但其生命力延续的关键在于社群文化、价值观的传承——不管是品牌嘉年华服务粉丝,还是在ChinaJoy上开放未发布新品体验,iQOO都在通过将自己的追求与电竞玩家相统一,形成互相认同,塑造相向而行的氛围,而这无疑是想要在电竞领域长期经营的正确心态。

每一个参与竞技的玩家都明白,坚持到底才能笑到最后成为头号玩家。iQOO到现在为止都表现得不错,市场也给予了它正向的反馈,让我们期待它将来能继续在移动电竞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