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是时间的标尺,也是发展的刻度。

从2012年的2.5万亿到2022年的10.81万亿,国内软件产业收入增长了近4倍。特别是近两年,得益于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软件产业更是迎来了黄金期。在外部数字化需求的拉动下,产业内生动力强劲,服务商不断地加速产品进化、生态布局,以寻求新一轮增长。

然而,一半是火焰,另一半却是海水。前几年,由于内卷加剧,产业内充斥着各种无序的竞争,同质化产品的日益严重也带来了恶性价格战,再加上资本的退潮,让各家厂商饱受困扰。

那么,在如此背景下,作为软件产业的一个重要分支,2024年企业级软件市场还存在机遇吗?服务商将如何开辟全新的业务增长点?如何匹配数字化转型的大势所趋呢?

且看权威专家与实践者的洞察和分析。

机遇一:数字化转型依旧空间广阔

毫无疑问,作为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重要底座,软件产业做大做强正当其时。

根据《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研究报告(2024年)》,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50.2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40%,同比名义增长10.3%。更值得注意的是,数字产业化与产业数字化的规模分别为18.3%和81.7%,明显呈现“28比例”结构。这表明传统产业通过数字化转型,已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中国信通院云计算大数据研究所政企数字化转型部主任徐恩庆表示,数字化转型不仅能推动企业实现创新发展,而且它将以一种崭新且高质量的生产方式,引领企业走向一场全新的生产力革命,并加速新质生产力的形成

从创业到现在,纷享销客创始人兼CEO罗旭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数字化转型的火爆程度。目前,他带领团队已服务了6000余家大中型客户,其中绝大多数企业都已视数字化为重塑核心竞争力的抓手。

然而,纵然数字化转型已进入深水区,但仍有不少企业在认知、意识、策略、投入方面做的并不到位,甚至于为了数字化而数字化,最后适得其反。罗旭强调,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一次管理变革、理念变革、运营变革、组织变革的整体性运动。如果不能以变革的角度去审视它的价值,将无疑带来破坏性的结果。

他说:“企业要从根本上意识到,不论是选择哪一款软件或平台,都是数字化运营理念的升级,都是为了寻求更科学的管理和发展方式。同时,结合这些新理念,企业要用新技术、新产品完成对组织结构和业务流程的再造,从而摆脱传统软件带来的束缚。而且,企业还要加强员工数字化能力的培养,让他们可以驾驭数字化这个‘无人机’。”

为了更好的帮助企业数字化转型,纷享销客内部总结了“24字方针”,即战略牵引、整体规划、分布实施;由浅入深、由表及里、循序渐进。最终,企业将在核心业务数字化的带动下,完成整体数字化转型。

罗旭表示,当企业具备变革的思维后,就要以公司战略为牵引,规划数字化战略和蓝图,构建数字化的业务体系,从而确保数字化转型不会走偏。同时,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个“一把手工程”,是面向未来发展的战略性工作,只有它才能将具体工作落实到位。

这些年,作为数字化转型的推动者和实践者,纷享销客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价值和担当。他们坚持立足当下、面向未来的发展原则,不仅要帮助客户解决现有问题,而且要在此基础上构建支撑企业未来发展的各种能力。

为此,在产品方面,纷享销客持之以恒的推进研发和创新,着力打造高可用、可扩展的能力型平台,集成低代码/无代码开发等工具,帮助客户解决复杂业务场景的数字化难题,并规避由项目化交付带来的IT投入一次性风险;在业务覆盖方面,他们强调行业化发展策略,不断加深产品和生态的行业化能力,帮助客户基于行业场景完成数字化转型。此外,他们一如既往的坚持“连接一切”的理念,帮助企业在构建产业互联网的过程中,实现在不同业务主体、产业链上下游、生态伙伴之间,从账号到数据再到业务的一体化,从而让数字化转型的价值最大化。

正如罗旭所言,在当下复杂局面下,降本增效只是数字化建设的必修课,而一场深入骨髓的企业变革和重塑,将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深层次追求。“只有合理的运用技术并建立一种全新的价值型能力,让它重塑企业的运营管理、生产管理、渠道管理,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价值管理,才能帮助企业应对新一轮的数字化浪潮。在这个过程中,优秀的企业将进一步巩固核心竞争力和行业地位,而经营困难的企业也将借势反转,从泥潭中跳出!

机遇二:国产化替代势不可挡

如果将数字化转型作为企业级软件新一轮增长的推手,那么在此基础之上,国产化替代也将成为国内厂商不可忽视的新机遇。特别是在地缘政治和政策的多方催化下,它的开局相当不错。

坦率的讲,国产化软件替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过去,由于自身能力的不足,甲乙双方之间的信任度明显不够,客户对于国内产品和国产化项目的信心十分不足。这两年,随着厂商产品能力的不断提升,实施交付水平的增长,以及成功案例的相继推出,企业对于国内产品的看法有了明显的转变。

目前,双方已进入到相互信任的磨合期,大家边探索、边替代、边服务、边适配。但是,要想真正意义上的实现从能用到好用,从单一应用的信任到全面获得认可,还需要很多工作要做。

徐恩庆提出,随着信创工作的持续推进,信创化+数字化的“双浪”叠加,也将为国内服务商开辟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驱动他们探索信创环境下的企业数字化转型最佳实践。而在众多参与者中,纷享销客就是一个典型的实例。

前面提到,纷享销客已服务了众多大中型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得到了来自于客户最正向的反馈,即本土化产品已完全可满足企业的各类复杂需求,产品的基础能力与欧美软件已相差无几。

事实上,这与罗旭的看法不谋而合,甚至于在一些方面,他认为国内厂商还具备更加突出的优势。比如,在消费互联网的牵引下,国内软件极其注重用户体验和应用习惯,在易用性、本土化性能方面优势十分明显。再如,随着软件人才能力的提升,国内产品的服务优势也逐渐凸显,尤其是贴身性的服务,是国外厂商所不能相比的。又如,国内软件在敏捷开发,产品迭代效率方面也极具优势,这保证了他们可更快速的响应客户需求和终端市场的变化。

“这些年,国内软件产业已逐渐走出了‘低质低价’的恶性发展道路,转而走上了‘高质优价’的正途中。在全新的历史机遇下,国内软件企业不仅将成为数字化转型的主角,而且也将带动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罗旭说。

机遇三:出海将成为下一个爆发点

除数字化转型和国产化替代外,国内软件产业还迎来了下一个爆发点,那就是“出海”。

当下,国内企业出海已成为一种新势力。如果将国产化替代看作是客户创造的被动性机会,那么出海绝对算是厂商在寻求新增长点下的主动性选择。

在这条充满各种不确定性的道路上,先锋企业除了要面临技术、生态以及服务模式等方面的挑战外,不同国家和地区对于数据安全和隐私合规方面的要求,也为他们竖立了不少屏障。几年前,纷享销客就开始布局海外业务,他们深度参与其中,有着最为强烈的感受。

他们发现,国内软件企业出海呈现两种模式:伴随出海和真正意义的国际化。

所谓伴随出海,就是围绕着中资企业的出海提供专业且贴身的服务,帮助客户打造国内外一体化的业务平台和管理支撑,并配合他们完成海外区域的系统落地和部署。这是目前很多厂商都会经营的一种出海业务。但是,这种方式虽空间广阔,却存在明显的天花板。

而真正意义上的出海,是全新打造国际化战略,重新定位自身在世界舞台的位置、价值,以及与国际生态之间的耦合关系,从而更好的直面全球客户。不可否认,我们是国际市场的后进者,但却不缺在产品构建能力、工程化积累、工程师红利,以及国内外联合开发等方面的优势,这些将为软件厂商的主动性出海推波助澜。

罗旭直言,国内厂商在出海的过程中将面临很多挑战,比如是否能真正跳出“本土化”思维,重新定位产品,构建国际化的人才体系,遵循属地化的法律制度,亦或是打造国际化的运营模式,与属地更好的沟通,更好的提供客户服务等,这些都将决定企业国际化战略是否能真正落地。

早在2019年,纷享销客就迈开了国际化的第一步。在近五年的摸索中,他们产生了不少心得。首先,本土软件企业最核心的就是要解决思想理念的问题,就是创始人、合伙人一定要成为企业国际化战略的排头兵。他们应站在国际的最前沿,亲身感知国际市场的环境和变化,进而敏捷的做出决策,真正为企业出海保驾护航。

其次,企业要进行深入的市场洞察,精准的找到客户的需求和机会点,然后打造全新的产品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并积极拥抱和融入国际化生态,进而构建端到端的闭环服务能力,从而释放独特的价值。

罗旭特别强调,出海的软件企业切忌乱用工程师红利,这将严重阻碍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将价值做深、做透

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影响下,软件产业已进入到一个充满挑战和机遇的时代。值得欣慰的是,不论是本文提到的数字化转型、国产化替代,还是国际化出海,国内企业级厂商都呈现出了较强的活力和韧性,势与机遇同行。

曾经,历史上无数的优秀企业都在告诉我们,在最恰当的时机,只有拿出足够的胆识和创业精神,才能把握住机遇,比别人领先一步成功。因此,就纷享销客而言,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摒弃以机会主义驱动的发展模式,坚定不移的秉持长期价值主义,将客户价值和自身能力建设放在首位,踏踏实实的打造产品,将价值不断做深、做透。这样才能更好地抓住时代赋予的机遇,达成自身的发展使命和愿景。

当下,风好正是扬帆时,不待扬鞭自奋蹄。身处历史的机遇期,纷享销客正以一种求真务实、守正创新的姿态立足于产业,阔步走向下一个即将腾飞的十二年!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