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5日,北京中关村东升科技园万丽酒店,看张一甲巅峰对话朱啸虎、傅盛、李志飞、汪玉、张建中。

今天,AI的发展速度快到令人窒息:让人们以为世界模型横空出世的Sora,仅1个月之后就不再是业界探讨的顶流;李彦宏刚表示开源模型会越来越落后,3天之后,Meta就发布了“最强开源模型”Llama 3。

不禁让人思考:现在的AI时代,真理是否存在?真相的保质期有多久?

还有很多更具体的问题:

AI技术范式是否已经收敛,还是依旧分叉?

譬如Scaling Law(规模法则)和Transformer,铁王座是否存在?

AI的技术“探月”与商业“钱景”如何平衡?

跨越周期,从互联网到AI1.0再到AI2.0,商业模式发生了什么变化?

此刻的AI生态里,“造车的”和“修路的”有什么不同立场?

中美的AI基础设施是否殊途同归? 开源与闭源究竟谁更强?

上市是起点,是转折点,还是干脆以分红取而代之?

……

一个问题还没答案,另一个问题接踵而来。带着问题前行,每位AI从业者心中都有自己的骄傲与理性。

身份决定立场,信仰决定行动,AI探索之旅是一场盲人摸象,而「甲子光年」想让这张大象的拼图呈现更完整的形态。

为此,甲子光年创始人兼CEO张一甲邀请了朱啸虎、傅盛、汪玉、李志飞、张建中这5位AI界的重磅嘉宾,5月15日在北京中关村东升科技园,一起探讨这些重要但或许没有答案的问题。

之所以邀请这五位嘉宾作为巅峰论坛主角,是因为他们代表了通往中国AI创生时代五个鲜明而极致的角色,他们之间的排列组合,正映射了今天AI行业最受关注的话题。比如:

李志飞vs傅盛——一位曲折转型多次终上市,一位老早上市但又重新出发;一位是AI周期的原生创业者,一位是从互联网跨越周期进入AI的连续创业者; 朱啸虎vs傅盛——分歧与和解,都是AI时代快速迭代的认知缩影; 汪玉vs张建中——都是基础设施建设者,一位是典型的清华派,一位有英伟达全球高管背景,他们很适合回答一个问题:中美在AI基础设施方面是否会走向同一条路; 当然,还有其他的排列组合:学院派与工业界的双向奔赴;造车的(应用层)和造路的(infra层);投钱的、烧钱的、赚钱的……

投资人VS创业者投钱的、烧钱的、赚钱的

作为嘉宾中的唯一一位投资人,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主管合伙人朱啸虎的立场,从来旗帜鲜明。

朱啸虎被看做是典型的“市场信仰派”。他并非不信仰AGI,而是信仰能够商业化的AGI。在他看来,因为有开源大模型的存在,所以AI的技术壁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不少项目都容易陷入同质化竞争,所以更需要注重项目在一个具体行业、具体场景中落地。

“中国做出几百个大模型也没太大意义,但在应用层有很多创新。中国在数据和应用场景上是远远超过美国的。”

不知道在大会当天,快人快语的朱啸虎还会为我们抛出哪些犀利观点?

创业者VS创业者重新出发与连续转型

从2005年加入360打造PC时代的爆款产品360安全卫士开始,傅盛就被誉为中国第一代产品经理,一路见证了中国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变迁。伴随AI的崛起,2016年,傅盛重新出发创立猎户星空,转而聚焦发展人工智能。

在傅盛看来,大模型并非只是大公司的专场。大模型技术催生了许多新的创业机会,特别是在大模型之上构建的不同应用和垂直领域的大模型。

傅盛的很多观点在AI行业的聚光灯下看起来没那么主流。他在前阵子与甲小姐的对话中表达 :当所有人都认为大模型是件大事,对于创业者而言“是个危险信号”;他认为双足人形机器人“五年内别想落地”;他还认为,“搞AI不能再这么烧钱了”。

作为一位横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AI时期的创业者,傅盛经历过很多高光时刻,也经历过自我迷茫感严重的时期。在这一波轰轰烈烈的大模型浪潮中,他放弃“英雄主义”,选择了一条看似保守的路,没有去卷千亿大模型,而是在今年1月份发布了猎户星空百亿大模型,为客户提供私有化大模型的选择。

对比傅盛,李志飞的出门问问过程同样曲折 。2012年,李志飞离开谷歌创办出门问问。历经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语音交互软件时期、AIoT时代的智能硬件时期,并在2020年以业界首个AIGC产品“魔音工坊”开启大模型商业化的新时代,李志飞走出了一条中国创业者连续转型路,终于在近期完成了上市的“小目标”。

如今,出门问问成了一家“产模结合”的公司,也就是既做产品又做模型。在过往的对话中,李志飞就指出“OpenAI的不同在于,GPT-3之后,它变得非常产品驱动”,而“谷歌作为公众公司,从算法原型到产品上线有难以跨越的鸿沟”。

李志飞判断,2024年是AI应用产品的爆发年。大模型时代,企业的组织结构、社会的生产关系必然朝着整体效率最高的方向发展。

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猎户星空董事长傅盛与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这两位“创业老男孩”会为我们贡献怎样的深刻认知?

中国VS美国中美AIInfra建设,会“踏入同一条河流”吗?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AI生态无论在资本、算力、技术等多方面都存在差距。推动产学研的闭环结合,汪玉身体力行。

汪玉是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系主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青、IEEE Fellow。2016年,汪玉参与AI芯片公司深鉴科技创立,迅速成为国内AI芯片创业头部公司之一。

如今,由汪玉作为发起人成立的无问芯穹,正在主攻大模型推理用一体机以及工具链软件,解决大模型算法向大算力芯片的高效统一部署问题,打造算法-硬件联合优化平台,提升大模型到国产芯片平台的部署效率。

而摩尔线程创始人张建中,同样在推动AI基础设施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2020年10月,张建中成立摩尔线程,为客户提供加速算力的核心基础设施和一站式解决方案。

在张建中的履历中还有英伟达的名字。2006年,张建中加入英伟达任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而英伟达是今天AI基础设施的重要底座,甚至能够左右今天的AI大模型发展趋势。

一边是中国高校学院派创业,一边是美国科技巨头高管创业,汪玉与张建中的对话,一定会为我们带来一场激烈的碰撞。

当然,这5位嘉宾身上,还有无数个异同点可以进行排列组合。这里很有必要先卖个关子。

5月15日上午,北京中关村东升科技园万丽酒店,一定不要错过这场精彩的巅峰对话。

20240513-172911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