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9月6日,韩国通讯运营商韩国通讯公司(KT)宣布将在2018年12月首次进行商用5G信号发射,并将在2019年3月针对普通消费者进行商用化服务。

这也意味着,韩国将成为全球首个进行5G商用化服务的国家。此前,该公司曾先后在平昌冬奥会、韩朝首脑会晤、雅加达亚运会等在传输、转播及网络服务上试验5G技术。

相关机构预测,若5G能够在韩国成功运行,将截至2030年为韩国创造47.8万亿韩元的经济效果,并大大推进韩国在第四次产业革命中的发展速度。

韩国三大运营商:从竞争到合作

根据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的计划,韩国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SK Telecom、KT、LG U+)就2019年3月同时推出5G商用化服务达成一致,为此,韩国于今年6月进行5G频段拍卖,将中频段3.5Ghz及超高频段28Ghz同时向运营商进行分配。

同时,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将相互协调通讯装备采购、网络构建及终端的采购等5G商用化服务的日程安排。

由此,韩国在5G业界,创造了多个“世界之最”:其中包括,全球首个进行5G商用化服务的国家,首个由政府主导,统一国内运营商商用化时间的国家、首个将中频段及超高频段同时分配的国家。

据韩国KT经济经营研究所的预测,若5G能够在韩国成功运行,将截至2030年为韩国创造47.8万亿韩元的经济效果,并大大推进韩国在第四次产业革命中的发展速度。

韩国高丽大学政经学院李国宪教授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现阶段中国、美国等正在主导全球5G产业的情况下,5G产业的重要性、以及韩国的迫切性,都使韩国政府促成了这样的决定。”

“尤其是在AI、IoT、VR等新兴产业快速崛起的大背景下,如果说这些新兴产业是花朵,那么以5G为代表的网络服务,则是培养花朵的土壤;比如现阶段依靠于4G技术的VR眼镜,由于受到网速的限制,带上以后会有头晕、不适的感觉,但依靠5G的VR眼镜则能够基本消除这类弊端;可以说,只有依靠于传输速度快出数百倍,且同时使用人数较多的5G网络,才能够使这些新兴产业被更多消费者所接受。”李国宪解释道。

同时,他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事实上,受到韩国国内市场规模的限制,韩国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竞争异常激烈,在2011年推出4G网络之时,三大运营商展开了过度的竞争,甚至一度导致对簿公堂,最终却酿成皆输的结局;这成为韩国政府出面的重要缘由。”

一位了解5G行业的韩国通讯业界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此前统一三大通讯公司的意见过程中,也曾有过一些反对声音,但当时的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官员则向运营商负责人反问,到底是韩国第一重要,还是让韩国成为全球第一更重要?并强调在全球产业的竞争中,需要集合国家的力量,来面对外界的竞争”,最终才促成了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同时推出商用化服务的决定。

“可以说,韩国的5G产业,已经不单纯是通讯运营商、或几家装备制造商的事情;而是韩国政府的一项巨大的国家战略。”这位业界人士总结道。

业界人士补充道,“虽然现阶段来看,考虑到手机终端厂商的进度,年内推出针对普通消费者的5G服务不太可能;但考虑到韩国国内对于5G产业‘弯道超车’的迫切,不排除以今年12月为契机,率先在其他装备实现商用化服务的可能性;为此,三星等韩国国内装备运营商正在以该日期为目标,加紧进行相关研发。”

开放优势资源

事实上,由于5G将对于新兴产业起到带动作用,并突破现有的技术瓶颈,5G早已成为各大跨国企业的必争之地,无论是全球的技术企业,通讯运营商,还是装备企业,都早早投入到5G技术的研发当中。

此前,华为在全球率先展示了首款3GPP标准的商用终端、高通也曾推出了符合3GPP标准的芯片、英特尔也在平昌冬奥会期间,在10个奥运场馆布置了22个5G链路。

而在一个国家发展5G产业的背后,并不是一家企业、或几家企业的事情,而是需要众多企业共同完成。

今年4月,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就5G设备的共享推出《新设备的共同构筑及原有设备的共同使用方案》,将通讯运营商所拥有的基础设备进行开放,以此节省设备构筑成本。

根据这份方案,韩国三大无线通讯运营商将共同构筑通讯管道,并在总面积1000㎡以上的房屋中共同构筑通讯设备,并将此前KT所拥有的电信柱、光缆等基础设施向其他企业开放。

对此,韩国政府预计,若这套方案能够正式得以实施,每年将为通讯运营商降低400亿韩元的设备成本。

与此同时,通讯运营商通过资源共享扩大生态圈的尝试,也正在悄然进行。本月6日,韩国KT宣布在首尔设立首个基于5G最新标准终端间连接能力的KT 5G开放实验室(KT 5G Open Lab),并针对合作伙伴提供KT API Link服务,帮助合作伙伴运用5G平台进行技术组合与开发。

KT方面表示,将于年内在韩国开设2家开放实验室,并在2020年前,达成1000家产业合作伙伴的目标,这也是继中国移动于2018年4月宣布在国内成立首个开放实验室以后,全球第二个设立开放实验室的通讯运营商。

国家与产业融合

如果说,通过开放能够降低成本,那么通过融合,则将为5G产业提供更广阔的可能性。

当天记者会上,韩国KT融合技术院基建研究所全洪范(音译)也所长表示,“KT将以今年12月首次进行商用的5G信号发射为目标,能够进行全球首个商用化服务的背后,则基于此前在平昌冬奥会、韩朝首脑会晤、雅加达亚运会等多次活动的成功经验。”

此前,该公司曾先后在平昌冬奥会、韩朝首脑会晤、雅加达亚运会等多个世界级盛会中,在传输、转播及网络服务上试验5G技术。

“以本次雅加达亚运会为例,我们在场馆周围,与印尼的合作伙伴共同运营5G体验馆,同时在观赛中提供画面跟踪功能,能够让观众从运动员的角度观看比赛;观众可以戴上VR头盔,实景收看运动员头盔摄像头的360度转播。而在电视转播方面,也采用4K高清以及超高清物联网技术为游客提供最新信息通信服务。”韩国KT公司负责人姜妲淑如是介绍。

与此同时,中日韩三国的运营商也就5G的推广,正在探寻进一步融合的机会:由中日韩三国通讯运营商所组成的SCFA技术合作会议近日在首尔举行。

SCFA会议作为亚洲规模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战略合作机制,三方计划进一步加强多边合作,争取于明年3月成功实现5G技术商用化的同时,未来还将在构建统一技术规范、扩大5G生态圈等方面展开合作,致力于尽早实现虚拟现实、物联网、车联网商用化,此前中国移动与KT在网络漫画服务等方面,曾通过该机制达成合作。

不过也有声音指出,韩国的5G发展战略,对于以三星为首的本国产品依赖性较大,此前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俞英民部长曾表态,“如果不使用韩国本国产品开启5G时代,那么世界首个5G商用化的意义将有所损伤”,而业界人士也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若12月1日开始商用化服务,则很有可能会选择三星等韩国本国的产品进行服务,现阶段有运营商已经购买了少量的移动路由器。”以至于有部分业界人士戏称,韩国的5G产业发展不是由运营商决定的,而是由三星决定的。

李国宪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中国的物联网已有3.8亿以上的连接,手机终端用户更将是无法估量;正如中国的成语‘集思广益’,5G会带来一个极其广阔的市场,也会给各国带来众多挑战;中日韩三国通讯发展史相近,共通点和合作点较多,韩国也有许多挑战需要中国的合作;未来针对5G产业,三国的运营商、装备商间合作需要更加频繁,这有利于三国产业链的升级与发展。”

相关阅读:

中日韩运营商召开会议,韩国电信或明年3月实现5G商用

全球最快,韩国宣布12月份将实现5G正式商用

韩国运营商将公布5G设备商名单 华为或将入选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18-09-11 10:53:30
区块链 韩国欲建“加密谷”,能否加速全球区块链产业的发展进程?
最近区块链行业整体市场不景气,圈内充斥着各种利空消息,但最近出了一条让人印象格外深刻的利好消息:韩国政府提议着手建立“加密谷”。想必圈内的小伙伴们都知道韩国政府 <详情>
2018-09-11 09:33:04
运营商 都要争“第一”? 5G手机研发大赛进入黄金赛点
从2G到3/4G,每一代通信技术的演进,都重塑了ICT产业的市场格局。如今,5G成为关注焦点,这无疑对于应用层厂商来说即是机会也是挑战,如何赢得黄金赛点,站上5G时代的最高 <详情>
2018-09-10 16:05:14
运营商 中国电信建成首个运营商基于自主掌控开放平台的5G模型网
中国电信5G联合开放实验室建成首个运营商基于自主掌控开放平台的5G模型网,正式启动5G SA(独立组网)测试。 <详情>
2018-09-10 15:50:35
运营商 联通电信合并传言另一面:一系列大事正在密集发生
近日,针对传闻“中国正评估合并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家公司的计划”,中国联通投资者关系部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应:公司已获知这个传闻,但尚未收到监管部门关于这方面的消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