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钢集团大概能赚个利息。

据彭博社消息,美国PE巨头黑石、KKR正考虑收购由中国沙钢集团控股的、欧洲最大的数据中心运营商Global Switch。据称,Global Switch一直在寻求出售交易,并且希望估值能达到或超过80亿英镑(约合684亿元人民币)。

另外,全球数据中心巨头Digital Realty Trust和Equinix据传也对Global Switch感兴趣。

五年前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沙钢跨界收购Global Switch,但因为重组失败,如今它的未来正悬而未决。在全球PE争夺数据中心资产的情况下,Global Switch毫不意外称为了瞩目的焦点。

从500亿到680亿,欧洲最大数据中心再易手?

Global Switch是欧洲最大的数据中心运营商,其13个数据中心分布在伦敦、巴黎、阿姆斯特丹、马德里、法兰克福、新加坡、悉尼、香港等8个区域核心城市,总建筑面积达到42.81万平方米、总电力容量为427兆伏安。

根据沙钢股份此前披露的数据,2020年Global Switch营收为36.1亿元,净利润15.5亿元。截至2020年末,Global Switch总资产567.7亿元,净资产297.8亿元。

Global Switch最早创立于1998年,此后数度易主。2004年至2007年,英国投资公司鲁本兄弟(Reuben Brothers)陆续购入了Global Switch 100%的股份。鲁本兄弟的总投资大约在16亿英镑(包括收购及后续投入)。

2016年,谋求转型的沙钢集团发起对Global Switch的收购。这场收购持续了三年之久,包括三笔交易。

1. 2016年,沙钢集团通过子公司苏州卿峰,以23.42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Global Switch 51%的股份。

2. 2018年,沙钢集团通过子公司SIL,以17.95 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Global Switch 24.99%的股份。

3. 2019年,沙钢集团通过子公司Tough Expert,以17.78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Global Switch 24.01%的股份。

通过以上三笔交易,沙钢集团合计以59.1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500亿元),完成了对Global Switch全部股权的收购,鲁本兄弟则完全退出。可以看出,2016年、2018年、2019年的三笔交易中,Global Switch的整体估值并不相同,分别为45.92亿英镑、71.83亿英镑、74.05亿英镑。

沙钢对Global Switch的收购并非独立完成,其中2016年、2018年的交易均引入了PE机构等外部合作方。其中,苏州卿峰的217.54亿元的出资中,沙钢集团自身仅占34%,其余的出资来自中航信托、安信信托、融通资本(新时代证券旗下)、一村资本、浙江佳源房地产集团等。苏州卿峰是否有相关兜底承诺、回购条款不得而知,但从2017年开始,苏州卿峰陆续有多名股东退出,均由沙钢集团以一定溢价接盘。

若以传闻的80亿英镑估值(约合680亿元人民币)出售,沙钢集团的这笔收购大概能赚个利息。

沙钢的数据中心梦想

对沙钢来说,出售Global Switch肯定不是最优的选项。但此时传出各大PE有意收购也绝非空穴来风。

沙钢集团收购Global Switch的本来目的,是要把它装入旗下上市公司沙钢股份,实现钢铁+数据中心的双主业转型。但2021年7月,沙钢股份公告称,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Global Switch的方案未获得审核通过。这基本意味着沙钢股份的数据中心梦想宣告破灭。

实际上,此前沙钢集团运作沙钢股份与Global Switch的重组已经长达五年了。早在2016年9月,沙钢股份即停牌,半年多以后抛出了收购苏州卿峰的重组方案。此时苏州卿峰刚刚收购Global Switch 51%的股权。

但在历时五年之久,期间沙钢股份一度停牌长达两年时间,并两次修改方案之后,这起重组依然未能通过审核。根据证监会并购重组委的公告,未通过审核原因为,“申请人未能充分披露标的资产海外政策风险和核心竞争力,盈利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既然重组失败,沙钢集团接下来要如何处理Global Switch,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实际上,在重组遇阻之际,沙钢集团方面曾透露过有意推动Global Switch在香港上市,但此事尚无下文。

沙钢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世界第四大钢铁企业,位列世界五百强。沙钢的创始人沈文荣被称为“钢铁沙皇”,是中国钢铁行业的传奇人物。而沈文荣最为人称道的,就是雷厉风行的大手笔收购。

早在2002年,沈文荣率沙钢收购了德国蒂森克虏伯公司的钢铁子公司,并用一年的时间把这座钢厂从德国鲁尔区整体搬迁至中国张家港,被外媒称之为“二战后欧洲最大的工业搬迁”。

在国内,沙钢在2006年收购了苏北最大钢企江苏淮钢集团80%股权,2007年收购河南最大民营钢企安阳永兴钢铁以及江苏永钢集团,2008年收购常州鑫瑞特钢51%股份,2010年控股无锡锡兴钢铁。

通过收购兼并,沈文荣一手打造出一个民营钢铁帝国。但随之而来的国内钢铁产能过剩,让钢企日子都不好过,沙钢也不例外。2010年,沙钢集团通过借壳上市的方式,将子公司淮钢特钢推上A股,就是现在的沙钢股份。财报显示,沙钢股份2012至2015年连续四年营收下滑,2015年出现亏损。因此,彼时的沙钢有极大的动力开展跨界并购,寻找第二增长曲线。除了Global Switch之外,沙钢股份当时还曾公告过拟并购新能源汽车相关的资产。

但如今沙钢对跨界并购的欲望已经没那么迫切了。正是从2016年开始,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入,整个钢铁行业困境反转,沙钢股份的业绩也节节攀升,早已不是五年前的窘迫模样。

另一方面,数百亿人民币收购Global Switch也给沙钢集团带来了相当的财务压力。根据沙钢集团的披露的财务数据,其有息负债在2017年末是366亿元,到2019年末大增至684亿元。

这种情况下,沙钢集团把Global Switch卖个好价钱,回笼几百亿资金,降低负债率,不失为一个合理的选择。

PE看上数据中心

话分两头,黑石等海外PE巨头追逐沙钢手里的Global Switch,也并不令人意外。

实际上,数据中心(即IDC)如今已是海外PE市场的风口之一了。放眼全球市场,很少有资产类别具有比数据中心更大的投资吸引力。黑石和KKR,此前已经是世界各地数据中心资产的活跃买家了。

2020年6月,KKR斥资10亿美元,在欧洲创立了数据中心业务平台Global;2021年6月,黑石以100亿美元收购了数据中心运营商QTS;11月,美国数据中心运营商CyrusOne CyrusOne宣布,将被KKR和GlobalInfrastructure Partners (GIP)以高达150亿美元的价格私有化。2020年初,加拿大资管巨头Brookfield募集了规模达200亿美元的基金设施基金,投资的重点方向便是数据中心。

在中国,高瓴资本、中信产业基金、鼎晖投资、硅谷天堂、远洋资本、天图资本等本土PE机构也均已布局数据中心或数据中心运营商。

在PE看来,数据中心是不可多得的兼具确定性与成长性的投资机会。Frost&Sullivan的 分析认为,全球持续的高水平技术部署将导致数据创建的激增,推动对数据处理和存储能力的需求。其结果将会导致从企业到大型云的大量数据中心建设。预计到2025年,全球数据中心市场将投入4321.4亿美元,高于2019年的2447.4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9.9%。

中国市场的表现还要更加亮眼。根据IDC预测,2023年全球数据总规模将超过101ZB,我国数据流量的增速将领先于全球增速,2019年我国数据中心市场总规模1563亿元,预计2022年,总规模将达到3201亿元,年均复合增速达27%。

随着5G、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以及云计算等信息技术加速在各行业和生产场景中应用,数据中心市场规模有望保持长期增长。作为一个有明显规模效应的行业,龙头公司融资扩张、并购整合是大势所趋。可以预见,未来将会有PE参与其中。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21-09-02 10:54:17
2021-05-26 11:26:48
国际资讯 西班牙电信宣布出售旗下4家数据中心
西班牙电信表示,此次的新交易不包括数据中心内的硬件设施,也不包括对数据中心原有客户的管理或访问。 <详情>
2021-03-22 11:22:48
2020-12-21 10:27:23
国内资讯 数据中心建设再迎新机 沙钢股份拟188亿元收购GS“卡位”
随着新基建政策及各地政策的出台,互联网企业和大型国企均加码在数据中心产业的布局。一些传统企业也借机寻求产业转型升级。 <详情>